<td id="QyLyM"><meter id="QyLyM"><acronym id="QyLyM"></acronym></meter></td><object id="QyLyM"><nav id="QyLyM"></nav></object>
    <small id="QyLyM"><i id="QyLyM"></i></small>
    <dd id="QyLyM"></dd>
    <param id="QyLyM"></param>
      <meter id="QyLyM"></meter><caption id="QyLyM"></caption>
    1.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文章正文

      小城过客

      时间: 2019-10-18 | 作者:荒青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81次

        日影飞逝,古老的小城已从旧时的粉墙黛瓦变成了今天的高楼繁华,可小城与我又像是被搁浅的记忆,流淌进小城的那条小河中,在清凉之夜生出些许禅意来。

        小城虽然脱离了昔日的贫穷,但还没有闹市的喧嚣和嘈杂,散发着典雅的江南风韵。这个小城总有理由让我有一种熟悉的依恋和归属感。

        然而小城并非我最后的归宿,只是每一次路过小城之后,在很多个霞色黄昏,我都希望自己可以寄身于天空轻飞的燕子,没有了人间烟火的羁绊,随时可以越过重叠的山峦,落入小城温暖的一角,静静地拥抱岁月的净水清风……

        小城的西街靠近一中,有一家书店和一家饭店。每当我路过那家书店,总是情不自禁地朝里面张望,仿佛看见很多年前半坐于书店的玻璃窗下等着放学友人的我。如今,那已经成为漫不经心就错过的时光,成为了人生的路上走过的淡淡痕迹,有些瑰丽却恍如山风不能寻找,像摄像机里被缩小的剪影,变得渐渐:

        再去小城的饭店,那是一家有些特别的饭店。饭店在西街的街口,店面不大但干净整洁。饭店的饭是苦荞麦面洒上水后和五成熟的米饭一起蒸出来的。蒸饭的东西是一个圆的木桶,有个盖子。木桶里面放一个竹编的圆形竹具隔着,直到苦荞麦和粳米的香味从木桶的缝隙里飘满整条街。每一次,我都寻着饭香味而去的。

        我的娘家离这座小城也就30余里,吃着荞麦饭的时候,总会想起小时候故乡的那片土地,大片大片开满了苦荞花。母亲端坐在院子里,一丝不苟地剔除空、秕、破、草籽和杂质,同时给我说着女人要学会洗衣做饭的诸多道理。

        至今,母亲的身影历历在目。那片开满苦荞花的土地,随着年代的递增,渐渐淡出了我的脑海。不曾想多年后的今天,我竟也成了他乡客,只有母亲长满老茧的双手和紧蹙的眉头,在我的记忆里定格成了永恒。如今父母年迈,我担心终有一日会与他们擦肩离去,而我在小城吃着荞麦饭,总是幼稚地试图抵过岁月的追赶。这世上又有多少人同我这般,飘萍踪迹,离开故土,一边想要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一边又放不下如烟的现实,只能祈祷,时光,你慢些吧!

        第一次带我走进小城这家饭店的是我的初中同学鸿。记得那个青涩的年月里,我站在一中放学的学生人群里,鸿远远的一眼就认出了我。我们的关系更胜似发小和闺蜜,彼此间没有秘密,偶尔见上一次面,东聊聊西扯扯就到了第二天凌晨,具体也不知道唠叨些什么。初中毕业后鸿上了高中和大学,而我因为生活所迫流落他乡,多年以后再见面,我们虽然没有太多的话题,也无太多的隔阂。吃饭的时候,鸿一遍遍地给我夹着菜,时刻注意着我手里的花瓷碗,等不及我碗里的苦荞麦饭扒见底,就又给我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暖到我的心窝子里。

        如今再路过小城,一中早已经搬远了,我一个人走在这条街上,周围再没有了拥挤的人群,心里就无端生出些许失落感。饭店还在,吃荞麦饭是我到小城后必须做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一菜一汤,吃完了,完全记不住菜的味道,只剩下苦荞麦饭的味道流淌在骨子里。

        在小城里瞎逛,总是情不自禁想起毛不易的八杯酒来:“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庇纱嘶岽蟮ǖ厣鲇胛羧樟等伺加鲆沧砀霭吮频钠嫦。只是喝酒,不提将来,不谈过往,只说刚好遇见你,真好!

        果真一天,曾在小城一中就读的他,在一个寒冷的冬季踏雪归来,我们果然奇迹重逢了!我们一起走过小城的人行天桥,那天小城的人行天桥变得那么的多情婉转,就像徐志摩笔下的康桥:“沉默是今晚的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一片云彩!敝徊还捣值暮恿鞔尤萜,多少情感像尘埃一样来去,来不及落定,也会被匆匆写下结局。康桥也好,我脚下的天桥也罢,路过的都是客,只须在彼此的淡淡的目光里,淡淡地送离……

        我带着他欣喜地去了小城的那家荞麦饭店,然而我不知道他是否跟我一样喜欢吃小城的荞麦饭。虽然那些青涩的过往把我们界定成朋友,但那一次我还是殷勤地给他盛了一碗荞麦饭。母亲说荞麦饭虽苦,却是养身养神的五谷之王。我总是想当然地希望岁月静好、友人无恙,有朝一日可以像三毛、古龙那样,彼此间没有算计和猜疑,只有单纯的理解和信任,可以一起共醉八杯酒,在这个小城里幻化成一处别样的美景,让身为小城过客的我们,有所依依不舍的眷念……

        我深深地知道,小城,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不管是时光改变了你,还是你改变了时光。

        那些人和事已经曲终人散了,都成为了小城的过往。

        多年后的今天,我又静悄悄地来到了这个小城,独自一人细细回味着,那些与小城有关的温暖的记忆……

      文章标题: 小城过客
      文章地址: /article-29-185579-0.html
      文章标签:小城过客  散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