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Yugnh"><keygen id="Yugnh"><textarea id="Yugnh"></textarea></keygen></th><aside id="Yugnh"></aside>
    • <select id="Yugnh"></select>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瘸子

      时间: 2019-10-16 | 作者:1兴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7次

        秋天里王家坝的晚上总是来的特别早,金瘸子把锄头往地上一杵,把满是老茧和裂纹的手掌拍了拍,坐在一旁的石墩上,又把手在摞着补丁的裤子上擦了擦,从上衣内衬的口袋里掏出烟纸,把碎烟末小心地倒在上面,又把烟纸卷成鼓鼓的烟卷,捻起一头掐掉,又把另一头叼在嘴里,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火柴,点着了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气从口腔穿过,顺着鼻孔冒出来,显得很滑稽,金瘸子把眼睛闭上,满足地长叹一口气,这时身旁经过的人笑喊了他一声:“瘸子,回家啦。”

        金瘸子答应一声,手扶着锄把儿缓缓的站起来,还差点趔趄着摔倒,他摇了摇头,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一瘸一拐地往家走,其实这儿离家并不远,只是他拖着一条腿,难免走的慢些。等到了家门口,天就已经黑下来了,有已经吃过饭的坐在门槛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天,看到金瘸子回来,赶忙把自家孩子叫回来,“快,不是要看瘸子吗,回来了。”小孩跑过来,看了看他,然后一边笑一边学他走路的样子。大人们也都毫不顾忌地笑出声来。金瘸子没有理睬他们,他小心且缓慢地往家挪,进了家门,自己煮了一碗热汤面,卧了个鸡蛋,又从破旧的橱柜里拿出点已经蔫了的韭菜叶,切成碎末撒在面里,拿一双筷子蹲在门口吃起来。

        金瘸子是王家坝里唯一的异姓人,在这样封闭排外的山村里是极不容易被接纳的。他是小时候随父母迁进来的,父母都死得早,自己又因为上山砍柴从山上摔下来摔断了腿,变成了瘸子,按理说是个非常可怜的人,本来虽说大家都不喜欢他外姓人的身份,可也很同情他,平日里也不与他来往。可后来村里来的一个是算命先生随口说了一句他这么惨只是因为他是天煞孤星下凡,父母死和变成瘸子都是咎由自取之后,村里人对他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从那一天起,金瘸子就成了村里人眼里的过街老鼠,谁见了他都是冷嘲热讽,恨不得他赶紧滚出去。

        金瘸子把碗里的面汤喝了个干净,最后才夹起鸡蛋填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顺手把碗筷放到门槛上,不远处有一家门口吊着灯,灯下有两个人在下棋,有一群人在围着看,他走过去,想看一会,才刚走近,就有人注意到他了,“呦,这不是瘸子吗?”这一嗓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哎,瘸子来了,还会看下棋呢?怎么,看这个能治腿瘸吗?”“哈哈哈哈……”周围的人一听也发出刺耳的笑声,金瘸子抿了抿嘴,讪讪的转身离开,身背后传来看棋人的声音,“怎么,还学会生气了?难怪是天煞孤星的命呢。”

        “哎甭理他,算命先生都说了,他就是个扫把星,早晚有一天把自己作死,你想陪他啊,别管他,继续继续。”

        身后传来一波又一波嘲笑的声浪,金瘸子的腰弯的越来越厉害,仿佛要把自己藏起来似的;氐郊,金瘸子站在门口,看着脚底下被别人摔了个稀碎的碗和散落在地上的筷子,没有说话,慢慢的收拾好碎片,把筷子拾起来回到屋里,打开不知道多少瓦的昏暗灯泡,从抽屉里拿出一块方巾,方巾里包着东西,他小心的解开,从里面拿出一台旧收音机,这是他家里唯一的娱乐设备了,打开收音机,扭动旋钮,转了好半天才调出频道,把收音机放到耳边,听着里面的声音,满足地笑了笑,他脱了鞋,躺在炕上,把收音机放在枕头边,闭着眼睛听。

        收音机里说的是满清倒台,满人改汉姓的事,他听的津津有味,既不像在田里那样劳累,也不像在面对村里人时那样局促,他很轻松,听着听着,他突然睁开了眼,眼睛里似有光芒在闪动,收音机里说到爱新觉罗改姓金,“改姓金,改姓金,我是天子的后人,我不是天煞孤星,我不是,我不是……”他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从墙上照射出的影子看,就像是个癫狂的疯子。

        第二天,他一脸兴奋,哦不,也许还带着点骄傲地见到人就和他们说,“我姓金,姓爱新觉罗的清朝天子现在也姓金,我是天子后人,绝对不是扫把星。”说这些的时候他的眼里满是期待,可是村里人是相当信服算命先生的,根本不愿意听他说,只当是他想瞎了心,到后来听他说的不耐烦了,就有人回呛:“这就你自己听到了,我们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得讲究证据啊。”村里人本来就没什么文化,就知道一个证据,还用到了这里,可是金瘸子也同样没有文化,他被问住了,不再说话,重新弯下腰拖着腿走了,身后又传了一阵不屑的笑声。

        金瘸子回到家,低着头坐在炕上,像极了一只灰头土脸的土拨鼠,过一会,他抬起头来,眼神有些僵,他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抽屉里的收音机拿出来,把方巾解开又重新包了一遍,然后揣进怀里,不顾天黑,走出家门,连门也没有锁,一边走还一边说:“证据,证据,书里有,书里有……”

        王家坝的人自那天晚上之后好久都没有再见到金瘸子,有人说是跑了,后来传来传去就要变成了“他是天煞孤星,是妖,那天晚上我看到一个雷打在他家,房子没事,把他劈成末了。”时间久了人们也都信了,还说活该,都是报应啊,不过这件事情也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过了没几天,就不再有人说了,因为在村里一年丢几个人很正常,更因为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山中不知岁月,不知过了多久,胡子拉碴,一头蓬乱长发的金瘸子回来了,他手里拿着那台旧收音机,只是包着收音机的方巾不见了,收音机上的漆也被磕掉了一块又一块,他手里还多了一本破书,脏方巾盖在那本破书上,书里有一页被他重重地折了一个角,那一页上的内容被他划了一道又一道横线,这次回来的金瘸子虽然眼中充满了疲惫,但满面春风,他从村口走进来,看到一个人就抓住人家给他看那本书,嘴里还含混不清地说着:“你,你看,爱新觉罗,我,姓金,不是扫把星。”但是之前他失踪的事被传的太邪乎了,再加上他现在骇人的样子,有的人看到他就一溜烟的跑了,有些胆子大的抓住他一顿拳打脚踢,根本没有人看他的书,可他依然坚持,后来街上没有人就冲到别人家里去,结果无一例外地被打了出来。他的眼神越来越暗淡,等到家的时候眼睛一片死灰,一条腿再也撑不住全身的重量,他爬过门槛,爬进家门,没有爬上炕,他爬到一个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再也没有动过。

        金瘸子没有再出过屋子,等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缩在角落里死去了。村里人把他的尸体往外抬的时候,有人无意间踩到那本书,捡起来看了一眼:“哎呀,瘸子还真姓爱新觉罗呢。”

        “呦,真的嘿。”

        “你们忘了算命先生的话了?”

        “哦对,看来皇亲国戚里也有妖孽呀。”

        一个不受重视的人死了也同样不会收到重视,人们把他的尸体草草掩埋了,随手找了块木牌,歪歪斜斜地插在坟头,上面写了歪歪斜斜的几个字“爱新觉罗金瘸子之墓”。

      文章标题: 瘸子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04-0.html
      文章标签:瘸子

      [瘸子]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