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RHTCN"><caption id="RHTCN"></caption></canvas>

<optgroup id="RHTCN"></optgroup><output id="RHTCN"></output>
  • <td id="RHTCN"><i id="RHTCN"></i><sup id="RHTCN"><li id="RHTCN"><li id="RHTCN"><select id="RHTCN"></select></li><output id="RHTCN"></output></li></sup></td>
    <small id="RHTCN"><dd id="RHTCN"></dd></small>
    <canvas id="RHTCN"></canvas>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迎春图

        时间: 2019-10-16 | 作者:4开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58次

          “时间终会有尽头”

          “不,有尽头的只是我们的时间呀!”

          我依偎在含枫的怀里,侧耳就能听到他的心跳,那是多么强健有力的心跳,年轻人的心跳,将热血迸发到每一寸的肌肤,他的肌肉在鼓动,像一头激情的野兽,他的喘息像风,像大海,我好像看见了他炽烈的眼神。

          尽头是什么意思,是最后的终结吗?是彼此再也不见,是永别吗?是携手终老的意思吗?我们当中某一个先死去,留下另外一个人体会尽头?

          我摸到他的身体,找到他的手,食指相扣。

          天气很暖,他的手很快出汗,那是一个画家的手,他的手灵活而有力,像第一次握手时那样圆润,丝毫不像其他男人的手那么粗糙,他说秀秀你真美,我要为你作画。接着他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沉溺在温柔的海洋。

          时间都在他的耳语里,春去秋来,时间在尽头处重新开始,阳光会在白天描绘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天上会有霞光和飞鸟,树下会有光影斑斓,走在街上的女人衣着鲜丽而暴露,然而我看不见,都是含枫告诉我的。

          我听见他的心跳终于趋于平缓,他浑身是汗,我的心跳却依然那么绵软无力,我的冷静让我自己觉得害怕。我熟悉自己,我的身体是我的全部,我知道左边第三根肋骨那里有一颗痣,我知道我的右臀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我的身体有突:推交,我的头发柔软而长,他时常表露出对我的长相和身体的满意,但我平静的接受他,从来不会自傲,在黑暗的世界里,他是一根吊命的绳索,在黑暗的泥淖里,我只有紧紧抓住他才能摆脱空虚和恐惧。

          他离开我的身体,我突然感到冷,我听见打火机点火的声音,他在抽烟,很悠闲似的搬了一张椅子,我叫他,他没有应声,自顾自的展开了画架。

          他让我笑,声音是那么平静冷淡,我辨别了他的方向,笑着。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剥离了,心在黑暗之中漂浮,只有沙沙的声音此起彼伏,我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咧嘴咧地好累,似乎被丢弃在无人之地,但我感觉到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游弋,像刀子一般划开我的肌肤,展露我的骨骼,我变成了石膏像,又变成了标本,我心乱如麻,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脸很烫,我猜它一定彤红,像极了所谓的娇羞样子。

          这一刻,我突然期待那尽头早一点到来,我们老了,我躺在棺材里或者被儿女搀扶,外面哭的天昏地暗,无所谓,死亡也是面对黑暗,对于我来说,生的黑暗和死的黑暗没有区别,时间会消灭掉我们存在过的所有痕迹,只要我们一起熬过了这一生,尽头都会变得无比美好。

          我听到他合上了调色板,长长呼一口气,他停顿了许久,终于走到我跟前,温柔地说:“我画了春天来衬托你的美,谢谢你,秀秀”

          我紧紧地抱住他,在即将溺死于沼泽时抓住了救命的绳索,我发狂似的轻吻他,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文章标题: 迎春图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13-0.html
        文章标签:迎春

        [迎春图]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