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fIaiG"></button>
      <option id="fIaiG"></option><strike id="fIaiG"></strike>
      <cite id="fIaiG"></cite>

      <progress id="fIaiG"><caption id="fIaiG"></caption></progress>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每个24岁的女孩,都想不到50岁这样的一天……

      时间: 2019-10-16 | 作者:KY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11次

        KY作者 / 夏超编辑 / KY主创们  

        成为另一个人,是很多人心中都拥有的隐秘欲望:成为富有的人,成为美丽的人,成为健谈开朗的人……这样的想法既是对未知人生的向往,也是理想自我的投射。

        在科技发达的当代,成为另一个人不再是难事。从化妆到整容,从滤镜到美图,都能让一个人遮掩、逃离或改变原本的模样;甚至在社交网络上,我们能轻易为自己虚构一个新身份,与别人认识、了解、产生深入联系。

        即便我们理性地认为,这样的虚拟交际可能不会带来好的结局,但有时我们还是无法抵御这样的诱惑。

        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你觉得我是谁》,它就讲述了一位中年女性为了追求爱情而伪装为年轻女孩的故事。这部电影由萨菲·奈布执导,著名女演员朱丽叶·比诺什主演,呈现了社交媒体对个人生活的影响,探讨了女性对衰老的恐惧,对亲密关系的焦虑,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克莱尔,今年50岁,是一位文科教师。她与丈夫离婚了,孩子还未成年,在两人家中轮流生活。克莱尔的日子是平淡的:教课,照顾孩子,偶尔参加朋友的聚会。

        最近,她新认识一位年轻设计师鲁多,而鲁多对克莱尔并不钟情,只享受肉体关系,不愿花更多时间互相陪伴。克莱尔希望两人能建立稳定的感情,所以流露出生气和失望的情绪,这还被鲁多嘲笑了一下:

        “生气了?你这个年纪也会这样?”

        离开后,克莱尔打电话联系鲁多,但他不愿多说话。克莱尔便申请了社交账号:克拉拉,24岁。她想通过社交网络来了解鲁多的生活。

        结果,鲁多不接受陌生人的好友申请,克莱尔便加了他的好朋友亚历克斯为好友,想通过他了解鲁多的情况。不料,克莱尔与亚历克斯聊得非常投机,聊天频率越来越高,聊得内容也越来越亲密,很快就有了恋爱的味道。

        亚历克斯想看看克拉拉的样子,克莱尔并不打算袒露真实情况,便选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的照片,继续与亚历克斯联系。

        在创造这个年轻身份时,克莱尔并没有感到太多不安,她觉得用一个青春洋溢的形象去吸引别人的喜爱是顺理成章的。在整个社会文化中,青春时光才是最好的生命阶段,年轻不仅意味着更多活力,也意味着勇气与创造,意味着希望与美丽,所以,年轻人自然就会吸引更多人关注,更可能被人喜欢和欣赏。

        相比之下,衰老令人恐惧。它带走了青春时光,带来了皱纹和活力不再的身体,也带来一个空荡荡的、被人遗忘的孤独世界。克莱尔很自然地认为:一个人不会想遇到我这样的女人,眼皮沉重,面容苍白。想要受人关注,你要打扮得年轻、表现得年轻,甚至还需要假装得很年轻。

        除了崇拜青春,克莱尔建立这个年轻身份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

        克莱尔为克拉拉这个账号找来的女孩照片,并不是随便下载的,而是自己的侄女卡迪娅的照片。克莱尔的兄弟及其妻子出了车祸,克莱尔将卡迪娅带回家中照料,令她没想到的是,丈夫和卡迪娅日久生情,最后提出离婚,和卡迪娅一起生活了。

        克莱尔非常伤心,她想不到和丈夫20年的婚姻感情,不敌一个年轻女孩的诱惑。这样的打击让克莱尔对年老中的自己更没信心,所以这次她用侄女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塑造一个年轻的自己,想要收获别人对自己的关爱。

        那么,这一切会像克莱尔想象得那么顺利吗?

        随着克莱尔和亚历克斯联系的日渐紧密,克莱尔的生活发生着变化。她开始沉迷网络,总是盯着手机,经常聊到深夜,上课时而走神。

        克莱尔的身心状态也发生着神奇的变化。她感到自己重拾年轻时的激情,整个人变得更有活力,心态更轻松,气色更好,甚至性格也变得更奔放,令身边的朋友感到惊讶。

        然而,这些变化也伴随着困惑。克莱尔不愿与孩子们相处了,和他们在一起会觉得无所适从。她联系前夫,将孩子又送了回去。

        与亚历克斯聊天时,她偶尔分不清当下的自己究竟是谁,是伪装着的克莱尔,还是社交网络上的克拉拉。她感到两个身份开始交织在一起,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泾渭分明。

        更令她慌张的是,亚历克斯频繁提出“奔现”的要求。这不断撕裂着两个正在融合的身份。克莱尔不堪痛苦,给克拉拉编造出一个谎言,拒绝了亚历克斯。可是亚历克斯仍旧不愿放弃,他想见一面,哪怕是最后一面。

        最后,克莱尔决定赴约。当她来到约定的车站,从人群中看到亚历克斯的时候,亚历克斯正茫然四顾,寻找着他心中珍爱的克拉拉。当他路过克莱尔身边时,他根本没对她多留意一眼,瞬间擦身而过。

        克莱尔多么希望亚历克斯能在人群中多看自己几眼,多么希望他能察觉到自己就是网上的克拉拉,多么希望他能在识破谎言之后依然喜爱这个衰老的自己,毕竟亚历克斯曾说自己非常喜欢她的声音、她的风趣、她的想法……然而,这样的希望幻灭了,克莱尔完全被忽视,她再次觉得自己败给了一位年轻女孩,败给了时间和年龄。

        克莱尔恍惚地离开车站,谎称克拉拉已决定和别人结婚,两人彻底分手。当她再次上网想看看亚历克斯的现状,他已经注销账号,换了电话,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克拉拉,这个虚拟身份似乎也没了存在的意义,克莱尔又回到了过去的生活中,被更深的孤独感吞没着。

        克拉拉这个被虚拟出来的年轻女孩,对克莱尔的意义是非常复杂的。

        一方面,克拉拉是克莱尔的理想自我。克莱尔不接受正在年老的自己,她渴望的理想自我是年轻、有魅力的女孩,能轻易吸引别人的关注、能与别人迅速建立亲密关系,这样的理想投射很容易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具象化,只要通过建立一个虚假账号,用它和别人聊天互动,理想自我似乎就得到了实现。

        在这样的转换下,一切与理想自我不符的现实都变得难以容忍,比如克莱尔不愿和孩子待在一起,并非自己没有精力照顾,而是孩子的存在否定着克拉拉这个身份。在理想自我取代真实自我的过程中,现实不断被扭曲。

        另一方面,克拉拉还是克莱尔的假想敌人。在克莱尔用侄女卡迪娅的照片作为克拉拉的头像时,克莱尔完成了一次出于嫉妒的报复,似乎自己一瞬间就完成了对卡迪娅人生的一次偷窃和置换,让自己感受到拥有控制感的兴奋。然而,这样的窃取,并不能让克莱尔真正走出过去的创伤,敌意的释放必将持久地进行。

        克拉拉这个虚拟身份,拥有卡迪娅的外貌和克莱尔的声音、思想与灵魂,这构成了身-心的两分。克莱尔在与亚历克斯互动中常;嵫仕烤刮裁聪不犊死。这样的行为,只是对过去创伤的强迫性重复。克莱尔将自己与卡迪娅放在一个男人面前,想一较高下,想证明自身的价值,想摆脱过去自己被抛弃的命运。

        这样的重复很难带来切实的改变,因为克莱尔仍旧将自身的价值完全放在别人的手中,一旦别人不认可自己,她就感到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

        所以,克莱尔最需要的,不是重回青春,也不是被亚历克斯喜爱,而是真实的自己能被自己接纳和肯定,努力从自己的生命中寻求一部分价值的来源,发展出一种与自己更为和谐的关系,在遭遇生活的挫折和困顿时,懂得学会自我关怀。

        变老,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有些可怕的事,往往意味着身心健康水平的下降,社会竞争力的逐渐丧失,意味着有些人可能会离我们而去,将面临孤独和被隔离的处境,变老甚至还意味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变老对女性来说似乎更为危险,因为在男性权力为主导的社会环境中,女性的青春会被过分地看待为某种资源。年轻的女性,不仅可能会被视为优质的生育资源,甚至还会被物化为一种用于炫耀的社会资源,比如有些男性就会以追到了多少位年轻女性进行自我标榜。

        这种对青春的崇拜,会在个人身上被内化为自我价值的重要来源而遭到误解。克莱尔之前的婚姻生活在电影中并没有具体展开,但是她对离婚这件事的解读是非常明确的:我老了,没有价值了,丈夫喜欢更年轻的女孩,所以抛弃了我。

        克莱尔心中对青春有着过分的崇拜,所以当她逐渐衰老,她就感到自身的价值在逐渐降低,为此失落和痛苦。为了摆脱这样的心情,她借助了社交媒体的便捷,虚构了年轻的身份,躲藏进去,掩盖变老的事实。

        变老,并不必然意味着价值的丧失。年龄的增长,也意味着人生经验的累积,是生活智慧不断形成的重要过程,很多人在走向衰老的过程中获得了更为从容和开放的心态。

        很多人觉得,青春才意味着自由和欢乐,但是年轻人当时寻找身份认同所经历的迷乱和痛苦常常被人忽视了。其实,变老也意味着自由,而且是另一种自由。

        走向老年,往往意味着我们将会从众多的社会身份中解放出来,内心真实的欲望和愿望将袒露出来。这是一次自我的新生机会,过去的不甘,搁置的计划,压抑的情感,都将重新回到我们面前,要求被认真地对待。

        所以,变老恰恰可能意味着对自我的一次重新寻求,对更本真状态的再次辨识,就像乔治·艾略特所说的:“成为一个你可能成为的人永不嫌晚。

        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认可一种更丰富、更有层次感的成长观念,拒绝对青春的过分崇拜,拒绝单一化的生命图景,能够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拥抱现实,以更开放地态度对待自身变化的可能性。

        在影片中,克莱尔在课堂中讲到了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这本书的开头有这样一段: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希望有更多女性愿意将这段话告诉正在变老的自己。

        以上。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请戳菜单栏

      文章标题: 每个24岁的女孩,都想不到50岁这样的一天……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40-0.html
      文章标签:都想  不到  女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