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OFwQM"><ruby id="OFwQM"></ruby></area><caption id="OFwQM"></caption><del id="OFwQM"><source id="OFwQM"></source><th id="OFwQM"><figcaption id="OFwQM"><th id="OFwQM"><meter id="OFwQM"></meter></th></figcaption><dt id="OFwQM"></dt></th><tbody id="OFwQM"><acronym id="OFwQM"></acronym></tbody></del>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嫁给姓丁的

          时间: 2019-10-16 | 作者:1来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365次

            甄曦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姓丁的,这是她从小学就决定的事儿。

            还记得小学五年级,班主任在手工课上布置了一个作业:把自己的名字以十字绣的方式绣出来,给一周的时间来完成。

            甄曦的作业向来都是上交的前一天才做的,于是那天她从下午一直做到半夜。一边哭一边做,一边做一边埋怨她妈妈:“妈,你为什么要嫁给我爸!”为此,还被她爸骂了一通。

            好在,作业按时上交了。班主任把大家的作业都收上去,然后每个人轮流上前拿一幅自己最喜欢的作品。

            甄曦上去一把拿起了自己的“大作”,但被老师留下来了:“甄曦,不能拿自己的东西哦~”

            甄曦只好红着脸随手拿了一个,回到座位上才仔细看。是丁宁的。

            甄曦看着丁宁的名字越看越委屈,越委屈越想哭,于是就开始抽泣。老师过来问,甄曦擦擦眼泪,郑重其事地回答:“我以后也要嫁给姓丁的。”

            于是这件事被丁宁同学记了一辈子。

            甄曦今年已经26岁了,在家附近的一个公司上班,一个月也就四千多块钱的工资。不过甄曦喜欢,因为工作轻松,就更有时间写小说了。

            时间一久,腰上的肉就越来越多。放了假就躺在床上,要么码字要么看电视剧,总之就是不运动。她妈经常嫌弃她腰肥体胖,嫁都嫁不出去,以后说不定就变成了老姑娘,然后孤独终老。

            直到有一天,甄曦受不了,摔门而去。却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眼睛时不时瞄着路边的健身房。也正巧,就遇到了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摞健身房的宣传单。

            “给我一张吧。”甄曦想,如果她瘦下来,她妈就不会觉得自己嫁不出去是因为胖了。虽然她也不胖,顶多就是身材不协调而已,没胸没屁股,腰上赘肉还多。

            “好的美女,我们健身房就在楼上,方便去看一看吗?”

            甄曦这才抬头。呦,这年头发宣传单的都这么帅了。这大热天儿的,反正家里那位还没消气,就上去看看吧,何况是跟着有点帅的男人。

            健身房很大,三层。一层器械区,二层球馆,三层游泳馆。

            “美女,我姓丁。这是我微信号,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

            哇哦,甄曦在心里惊喜了一小下,随即就问:“年卡多少钱。”

            丁宁也是被吓到了,这是开业以来第一个主动办年卡的人啊,于是想了想,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千?甄曦叹了口气,算了吧,转身就走。

            “美女别走,这样吧,你要是真的想减肥,我给你一千八。”

            嗯……折扣这么大,甄曦疑惑地看过去:“你不问问你们老板就这么直接决定了?”

            丁宁笑笑:“嘿嘿,我们这刚刚开业,而且,我就是老板。”

            靠!甄曦打量了一下丁宁,眉眼大大方方,身材不错,肌肉紧实。算了吧,这种优秀的人不适合她,还是老老实实健身吧。

            “行,一张年卡。”

            “美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方便告诉我一下吗?给你登记开卡。”丁宁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随手拿了一支笔跟在她后面,生怕她转头就改变主意了。

            “甄曦。甄嬛的甄,王羲之的羲左边加个日。”

            丁宁顿了顿笔,随后看向甄曦。甄曦以为他不会写,于是从他手里拿过笔。甄曦的指尖划过丁宁的手背,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后者不知所措。

            丁宁弯着眼睛,似乎在把小时候的她和现在的她重合在一起。小时候总是她爱哭鼻子,只要谁去安慰她,哭的就更惨,现在倒是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他大大方方地报上自己的名字,就等着甄曦“哇,原来是你呀”这种反应。

            然而……甄曦点了点头,竟然只是把他的备注改了一下。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过来?”甄曦环顾四周,果然是新开的,都没几个人。

            丁宁想,来日方长吧。“如果可以,今天就能开始了。”

            “哦。”甄曦伸伸懒腰,看了眼时间,距离她出门才不到两个小时,外面天气还那么热,索性就在健身房的休息区坐下了。

            她坐下是因为无聊,这个老板跟他一起坐下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要劝她买私教的课吧。

            “我没钱。”

            甄曦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丁宁一头雾水。“我……没有朝你要钱啊。”

            “你没想让我买私教课?”天,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是?甄曦看着丁宁,有那么好笑吗?不过,怎么心里痒痒的,哎,这么帅的男人要是她的就好了。

            回家前,甄曦买了一袋沙糖桔,刚好遇到她老爸。

            “呦,小曦买了这么多的桔子呀。”

            废话!甄曦把桔子藏到怀里,说:“要买自己买去,别打我这个主意,没用!”

            “你个死丫头,你妈吃得了那么多吗?吃坏了怎么办?”

            甄曦叹口气,于是就和她爸躲在门口分桔子,一人一小袋。“丫头,你先进去,我过个半小时再回。”

            “别抽烟。”

            “哪能呀,我就是因为抽烟才惹着她的。”

            甄曦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糖醋排骨的味道,“哇,妈妈你最好了,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肉了。”她立马换鞋然后钻进厨房准备偷吃。

            “只能吃两块,给你爸留点。”甄曦看着一锅的肉,暗暗抱怨***偏心。

            “给你吃桔子。”甄曦把桔子送到她跟前,不过她妈貌似没有像以前一样然后说句“别以为贿赂我就行了”。甄曦妈妈指指冰箱:“你外婆刚给我邮一箱。”

            刚好,甄曦爸爸进屋,大喊:“老婆,我给你买了沙糖桔。”甄曦妈妈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回来,洗手,吃饭。”

            直到晚上,甄曦妈妈也没有理会爸爸。甄曦识相地收拾收拾衣服去健身房。

            甄曦刚一进去,丁宁就给了她一套装备:健身包、手套、臂包,还有毛巾。

            “免费给你的。”丁宁这么说。

            “谢谢老板。”

            丁宁皱皱眉,“你叫我丁宁就好了。丁宁。”

            “哦。”

            甄曦其实没来过健身房的,这是第一次。

            “丁宁,跑步机怎么用。”

            “丁宁,我怎么走不动路了?”

            “丁宁,我好晕。”

            “丁宁,这是什么?”

            “丁宁……”

            甄曦觉得健身房真是个好地方,有人陪你训练,有人给你做指导,还有人给你安排健身食谱。

            就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甄曦的亲戚好巧不巧在她做平板支撑的时候来了。甄曦朝丁宁眨眨眼:“丁宁,我今天能不能不练了?”

            “嗯?怎么了?”丁宁温柔地扶她起来。

            “你别问,我今天练不了了,”甄曦红着脸僵着腰朝更衣室方向走,突然想到什么,回头跟他说,“明天后天也练不了了。”

            丁宁了然地笑了笑。甄曦心脏跳的很快,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运动的原因。

            外面正在下雨,秋雨很凉。甄曦还等着出去买东西,进来一个女人,看起来也是来锻炼的。她递给甄曦一袋东西:“你是不是没带这个?”

            甄曦打开袋子,是一包卫生巾。见她疑惑,那个女人告诉她:“你私教给你买的。对了,你这私教多少钱请的,一节课几百?”

            “。克浇蹋”甄曦摇摇头,“我没请私教。”

            “那他每天陪着你训练?别瞒着我了,我保证不说出去,多少钱。”

            甄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告诉她:“我这个私教不教别人,只教我。”

            女人耸耸肩,走了。甄曦却坐在那,不明白自己的窃喜从何而来。

            难不成就因为他帅?还是因为他对自己很好?嗯,二者都有吧。可是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难不成喜欢自己?没理由啊,自己又宅又没相貌。

            知道了,甄曦觉得自己蠢,一个买家一个卖家,哪有卖家不喜欢买家的。

            甄曦向来自卑。这种自卑感从初中开始的。那时候学习不好,长得也丑,大家都说甄曦的长相根本配不上她的名字。时间久了,甄曦自然而然地就这样认为了。

            事实上,现在的甄曦五官清秀,眉眼盈盈,尤其是笑起来,弯弯嘴角,都给人一种醉心的温暖。但是,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丑。

            甄曦一周没有去健身房,丁宁就在微信里陪了她一周,虽然只限于朋友圈点赞。

            直到丁宁看到甄曦发了一张图片:她和一个男生挨得很近,两个人中间还放着冰淇淋。配文写的是:我实在不想发这么文艺的图片,你可以坐远一点吗?

            丁宁的感受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就要被别的猪拱了。

            于是,丁宁拿起手机给甄曦打了个电话:“甄曦,明天上课,别忘了。”

            “我……我还不能去呢……”

            “冰淇淋都吃了,有什么不能来的。”丁宁突然用这种语气说话,甄曦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不是那个……我现在……”那边声音很吵,但是丁宁还是从电话里听出了一句“小曦,再不来你男人就要跑了。”

            “来了来了。”然后转过来对着电话,“不好意思哈,我过两天再去,我这还忙着,挂了哈。”

            原来她有男朋友了啊……丁宁苦笑一阵,他怎么就忘了问一下,她一开始就说自己有男朋友的话,他还能把自己的感情降到“小学同学”那里。

            甄曦过了两天,又继续去健身。但是丁宁不再和她聊天,也不给她讲怎么把青菜做得更好吃,尤其是不怎么陪她锻炼了。

            甄曦每天只能看到丁宁对她的官方笑容,这让她不习惯啊。心不在焉了两天,在蹬单车的时候没有调好脚蹬,整个人就顺着那股劲儿射了出去。

            甄曦的脚踝很荣幸地崴了。丁宁冲过去抱着甄曦去休息室,做了一下处理。甄曦的脚肿了好大的包,抽抽鼻子,忍着疼,然后享受了丁宁的温柔。

            “好了,没事了乖。”

            丁宁说了这么一句话,甄曦突然就哭了出来。“谁让你不陪我锻炼的,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哭的声音很大,丁宁也没想到,都已经26岁了,她竟然还会哭成这样。

            算了,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丁宁抱着她,然后小心翼翼地送她回家。

            开门的是照片上的男生。

            男生甩甩短发,看起来是刚刚洗过头。他从丁宁怀里接过甄曦,然后转头喊:“阿姨,小曦回来了,你快过来啊。”

            有那么一瞬间,丁宁想,这个男生是她表哥表弟也说不定,但是,叫的阿姨。

            丁宁气急了:“你就不能把她抱到床上吗?”

            “我……我一个人抬不动,要不你来?”

            弱死了,这个人哪里比自己好?甄曦怎么会喜欢这种人!

            “那啥,我房间在前面,你要不要把我抱过去?”甄曦笑嘻嘻地问,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机会。

            丁宁抱着她朝里面走,甄曦朝身后的人眨眨眼。乐甜摇摇头,老姑娘的春天就到了。

            “我走了,药你按时擦,这段时间好好养着吧。”

            “这就走了?”甄曦可是才开窍,要不是乐甜给她分析,她也没有这种想要恋爱的意识,可怎么刚觉得自己喜欢对方,他的态度就立马不一样了呢?

            “我在这,不方便吧。”

            甄曦点点头,确实不方便。果然,丁宁走了以后,她爸她妈就一个劲儿地问她到底什么情况。

            “爸,妈,我脚疼。”

            “别打岔,快点说,我觉得这小伙子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她爸附和着她妈,出奇地没有被老婆鄙视。

            甄曦修养这段时间想了很多,两个人研究了半天,结果乐甜一拍桌:“我也要去办张年卡。”

            有半个月没见到甄曦了,丁宁还是挺想她的,只能偶尔在微信上问问恢复得怎么样。上天眷顾,甄曦来了。

            但是甄曦是带着乐甜去的。

            “办张年卡。”

            丁宁哦了一声,然后让手下的人给他办卡,告诉他们要价3800,爱来不来。

            乐甜点了点头,没有讨价还价,直接刷卡走人。然后跟着甄曦一起去了更衣室。一起去了……女更衣室。

            众人都傻了眼,包括丁宁。

            “不好意思先生,男更衣室在右边。”一个女孩略带羞色跑过来提醒。

            “小姐,您是觉得我不是女人吗?”

            事情真相大白。就连甄曦都忘了,她身边的乐甜谁看谁都觉得是个男人。个子高,头发短,一身的运动装,没有一点女生还有的东西。最致命的是,乐甜的声音,简直不能再像男人了。

            这不能怪她,从小到大她都是以男人的身份活着的,原因很狗血,因为她奶奶只喜欢儿子,他爸为了满足自己病危的母亲,只能说是个儿子。结果老太太一天比一天好,前两年才去世。

            丁宁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然后从后面走过来:“哦?是甄曦的朋友来了。那得给优惠啊,小陈,这位姑娘打五折。”

            “老板……你不是说……”这也是个没眼力见的主。

            所以这时候,甄曦和乐甜才知道,丁宁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对她这么冷淡的。

            于是某一个周末,甄曦应乐甜的约去游乐场。

            “给你的生日礼物。”乐甜指着一丛气球,“东西在气球后面,你小心点,是个活物。”

            “活物?哇,乐乐你太好了,我一直想养一只狗,嗯……猫也行。”一边说一边跑向气球。

            一只熊本钻出来,然后递给她一封信:“小曦,你愿意做丁宁的女朋友吗?”

            甄曦东张西望,突然想到乐甜的话,然后把熊本的头套摘下去。

            “熊本先生,你愿意做甄曦的男朋友吗?”

            直到两个人在一起,甄曦都不知道眼前的丁宁是她小学同学。

            “丁宁,我给你看,这箱子都是我从小到大的宝贝。”

            “这是我高二的时候第一次得的奖状,这是初三那年朋友送我的香囊,这是……这是我小学班里一个女生的十字绣,她还绣了个小叶子,真可爱。”

            “你确定是女生?”

            “当然啦,要是男生的我怎么可能给你看。”

            “那你能告诉我这个‘女生’叫什么吗?”那时候丁宁体质不好,很少去学校,身子弱不经风。再加上眉眼本身没有张开,就像是个女孩子,以至于过来接孩子的叔叔阿姨们见到后都连连赞叹这闺女长得清秀,就是病态了点。

            丁宁也懒得解释。于是班级里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丁宁是个男孩子。

            “丁宇。”甄曦拿起十字绣给他看。

            丁宁接过,挑了挑眉,上面的字被碳素笔画得不成样子。他叹了口气:“你能告诉我这个为什么会被你画成这个样子吗?”

            “因为……她名字太简单,我就一生气用笔划了几下:罄淳醯猛Χ圆黄鹚,就把这个留到现在。”

            丁宁揉揉甄曦的头发:“宝贝儿,最后那个字,少一个横就对了。”

            嗯?少个横?

            “不是吧……”

          文章标题: 嫁给姓丁的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52-0.html
          文章标签:嫁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