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tPQwE"><figcaption id="tPQwE"></figcaption></tfoot>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都是钱惹的祸

            时间: 2019-10-16 | 作者:4开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16次

              大良站在曾经的果园下,四周已经没有一棵果树,新修的马路占了果园一半面积,小区楼房占据了另一半,这些都是过去,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地盘了。想想他过去的汗水,果园的活没有不会的,修剪、压枝、施肥、防雹、摘花、掐果、套袋,是一个把式,村里人都服他。果园就是他安下心来的乐园,他有把子力气使不完,这力气他都放在果园里,早晨高度近视的傻婆娘,给他烧水煎茶,园子里的柴火味,这烟火是他熟悉的味道,吃过馍,喝过茶,一天劳作开始,除草,松土,压反光膜,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劳作一天睡觉特别踏实。第一年果子下来,产量不多,他大方地给姐姐、妹妹家扛两袋,自己的劳动大家都可以分享,果园到盛果期,上学的小女儿学费有了,大儿子,二儿子结婚都有了,现在,两个儿子都结婚了,小姑娘在外地,女婿生意也很好,大姑娘虽然离婚,但现在找的女婿哪也不赖。家里的事操心少了,本来觉得这样日子会长久下去,计划不如变化,果园在县城近郊区,那新小区建起来,曾经引以为自豪的果园没了,地没了,他的田园生活没了,他这个侍候园子的把式没了侍候对象了,大良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前述:这是一个被财富边缘化的老人的故事,曾经在劳动的土地上他们是把式,是歌者,用自己勤劳养育了土地,也养育了自己,养育了后辈儿孙,他们也有吹、说大话、不着边际,不为世人容纳的事情,但他们秉性正直,瑕不掩瑜,在大潮来临之际,人生轨迹走向,可惜可叹,扼腕叹息。坚持 过去忙的时候,日子过得像狗撵兔子,自己累得不行,有打退堂鼓打算。那时候,也常常对姐姐、姐夫说他务作果园的事情,他们都认为挺好:"你们两口有自己生活来源,不给儿女添麻达(麻烦),有活干不闲得慌。"他是听得进去姐姐、姐夫的话。姐姐、姐夫过去一直帮衬补贴自己家用,那时候吃不饱,姐姐、姐夫家,姐夫主外,姐姐主内,家里吃商品粮的人多,三天两头在姐姐、姐夫家能吃一口饱饭,不是家庭成员的成员,几个外甥对他这个舅舅也很亲,不当外人待见,与自己家里人一般。姐姐、姐夫家住的泥坯子房,翻盖房顶,雨淋后的墙返碱子,年年上泥坯子,没有一样他拿不出手的,有的是把子力气,活做的好,他是个好的泥水匠,生产队修房都有他把式的吆喝声,与他一起修房的把式,后来有的成了建筑业龙头,他没有坚持下去,姐夫评价他,"手艺好,没长远的眼光。"这是说到自己要害处了。困难时期过来了,虽说现在自己的事情忙,去的次数明显少了,但有事情习惯往姐姐、姐夫家跑,讨讨他们的主意,既然他们说果园好,果园还得侍候着,日子不是照样得一天一天过吗!见红的心情垂泪在雾里不要叫牵狗的妇女夺走的只是穿着衣服的走兽哪知道垂泪的雾只看透不说透许多心情都走失在雾里见红的心情垂泪在雨里无伞的路人都知道雾的薄情更别说雨中暴走的赶雾人雨会淋湿薄雾那新的凝结会否重现一个晴天妥协 他的累似乎只有女儿体贴大大(爸爸)妈妈。女儿是家中四个儿女唯一一个学校毕业的。做女儿的想,当时自己上学,农村都是重男轻女,父母能供自己上学读书,全靠父亲侍候果园的收入,实在感到父母对自己宠爱有加。毕业后,打工收入低,父母也不放心,现在自己与女婿在大都市打拼出了自己产业,一个月收入是父母想不到的,想着父母的不容易,自己的收入可以支撑父母生活费,不用父母再顶着太阳、刮风下雨在田间劳作。多次电话里、回父母家,与父母商量:“大(方言:父亲),你都苦了半辈子了,你看我现在经济上完全能照顾你,你和我妈不要再侍候果园了,把果园交给我哥,大和妈该吃吃点、该转的地方到处逛逛,享享福吧!”执拗不过女儿,与儿子商量把果园过户交代过去,想眼前,自己仍然可以在园子走动,能帮衬孩子,感觉自己是有用的。几年后,有一段时间常听征地的消息,儿子们是高兴的,一夜富足,几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唾手可得。该来的事情终于来了,果园被征收了,大良失眠了,他不高兴,果园交给儿子时,随时间(方言:根据情况安排)帮着照看果园,有时间也帮儿子果园剪枝、疏花,现在地没有了,他没用了,今后靠什么生活。女儿安慰父母,以后的生活费我给你们,大(爸爸)就不用操心:顾鹘恋亟焦辔业男那榱ζ踩胪恋卮蚰ノ业闹腔弁恋胤秩梦业囊懒盗粝挛胰梦野岩欢远笪揖褪悄闾鬃爬绨业睦匣婆T谀愕耐寥览锊庞形业姆萘课揖褪悄呛坛,把你描画离开了你,我就是浮萍无根扎离开了你,一把子力气没处挥洒离开了你,我如星辰陨落坠落在浩瀚无垠下爱你,饱含深情的土地恍惚大良习惯了劳作,习惯了与土地打交道,突然之间失去劳作侍候的果园子,心慌的很,像是在梦里,脚下踩在棉花上不踏实。 开始几天,早上起来照样往园子跑,去收拾他留在那的那堆烂古董,看见不远处施工的推土机,轰隆隆将他辛苦养大的果树连根拔起,怅然若失。果园的树五年开花五年结果,盛果期又得两三年,时间、金钱、汗水都侵满每根枝条,树倒如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他心疼的胡箩面(方言:忙乱,慌乱),没有了方寸,红红日头下,后背发冷,就像冬天浇了一盆凉水,冒冷汗,平时劳作流的热汗是那样舒坦,今天额头全是细密冷汗珠,激起心惊摇晃。 他拿出烟泡,咕嘟咕嘟抽出响声,邻近的堂弟从他身后凑过来,“哥,你把你的烂敞(方言:不值钱的物件)还舍不得,园子给你立了大功劳了,让你家娃上学都工作了,两房儿子儿媳妇都有了,孙子都把你叫爷了,还舍不得!园子没了,不是还给咱们补偿款吗!你也老了,干不动了,娃们都长大了,都挣钱了,拿上补偿款,等着享福吧!你怕这辈子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钱。”“唉!兄弟,你说的是一个理,临老了,没用了,人骂人的话,你像个市民,手插在兜里,去干啥呢!不务弄园子心里不踏实!浑身上下不舒服、不自在。钱是个死的,花完了就没了,地是个活的,只要你侍候好它,不亏待你,没地就没园子了,老了没事干,就没饭碗呢!没园子,身子骨也不舒坦!给你说你不懂呢?”大良觉得没有人懂他的心情。点点的绿只要阳光点燃即使丝丝缕缕的风还在微寒二月的黄土地吼起秦腔唱掉单调和沉寂属于黄土地的音符激荡灰黑色的山峦冒个泡抽新芽我看见对面山峦小苗快乐的乱窜告诉你阳光和煦春天来了河道的芦苇已被收割,春天的火焰过后一片灰迹越冬的小野鸭的鹅卵石迎着暖阳整理自己的羽毛悄然无息等待芦苇萌出一个新的世界它会参见演出求变大良自从失去果园后,城里几家至亲走走,日子长了也不行。 习惯了起早的大良,这天沿着山路走到山顶,在一圈废弃的残垣断瓦中,大良停下了脚步,眼前山庙一片瓦砾,大良记得小时候庙会热闹的场面,现在记忆犹新。当生产队长的时候,想着什么时候,搭台子,唱大戏。包产到户,都忙自己的光阴,忙着吃上白面馍馍,没有人想起这事情。大良此时想,不知道能干成这件事吗?不如找村里几个老哥们商量一下,说起这事,老哥们都同意,一拍即合---修庙。说干就干,成立了个庙会管理委员会。 有事情做,大良恢复了侍候果园时的活力,外出化缘筹措资金,白天监工,晚上算账,忙碌的事太多,顾不上多想,忘记烦恼,一心扑在庙会的事情上。 大良在忙碌的时候,婆娘自从没了果园的活后,被老姐们撺掇一起跳广场舞,每到跳舞时间,放下碗筷急匆匆往外跑,那是相当的投入,早上跳到10几点,晚上跳到89点。夫妻俩各忙各的事,生活平铺直叙,没有波澜。 大良的努力没有白费,一条水泥硬化路面从山脚直通庙后停车场,一座 庙门飞檐斗拱飞驰而立,晨钟暮鼓双亭拱卫,围墙、东西庑殿、主殿、戏台逐渐修建起来,大良与老哥们的费力费心有了收获,这年举办了庙会日,夜晚灯火通明唱大戏。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着小吃摊解馋,他看着高兴,暂时忘记了失去果园的不痛快,在忙碌当中解脱自己。消沉 经过修庙忙碌的大良,大良又恢复到无事可做的状态。如同刚开始没有果园的时候,像一朵无根的浮萍,飘来飘去。又把自己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习惯,推向紊乱不堪的新起点,无所事事,东游西逛。大良婆娘看到他无事可做,无精打采,拉着大良跟她跳广场舞。大良甩手道"荨麻和蒿子(比喻少数放到多数中充数),都是老娘们干的,不去。⒗掀懦雒帕,剩下他一个人,家里坐不住,到处闲逛,没意思。 过了几天,老婆又叫他,他寻思(方言:动心思,有想法)去看看,便出门,大良看到她们跳舞时,替她们照看衣服,走的时候拖拖音响。这样打发日子也平淡无奇,波澜不惊。一件事让大良生活轨迹不经意间发生了改变。女儿打电话叫老婆照看坐月子,老婆走了,他生活更加没着落,儿子儿媳忙的顾不上他,没处吃饭,没了伴。实在不行去女儿家,买上东去的火车票,大良到了繁华的大都市,老婆忙着'照看女儿,大良不会做,也插不上手。在城市的串行,无意间来到海边,碰见打鱼的老哥,他们边说边聊,果园的把式和打鱼的把式相同的劳作,越来越投缘,大良在渔船上帮忙干活,一起出海打鱼,劳作的日子过的很快,他高兴的回到女儿家。她们急坏了,几天不知道音讯,以为出了大事,听大大兴奋的讲经历,女儿对大良说,过两年你来我这,我们给你找一片园子,你也有事情干,我们也不操心你急着外出找活干。大良很高兴回到老家。 到家又无事可做,大良每天东逛逛,西逛逛,逐渐消沉下去。一天逛到老婆锻炼身体的广场,那些老姐妹很高兴招呼大良为她们看衣服拖音响,大良的打发日子,空虚寂寞被一个外来人发现,起初他没在意,后来事情发展到风言风语。飘落的黄叶逐鹿荒野寻找归属每时每刻拷问大地你能知道黄叶飘落的踪迹在那一个路口会有标记可曾记清来时的模样风读不出黄叶的沙沙声阳光出来了,黄叶慢慢的卷曲枯黄再也禁不住蹂躏黄沙漫天,黄叶发出一粒尘埃的气息数的碎叶漂浮在空气中黄叶不是本初的模样再也没有力气去拼凑宁静和清净惊变大良老婆去大都市照顾女儿坐月子看外孙子好长时间了,一天他惊讶发现,老婆回来了,让孙子给他传话"爷爷,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⒘ξ屎⒆诱饣八档,孩子天真地回答:“奶奶啊。奶奶还说爷爷心狠,要赶走奶奶,好让你跟另外一个奶奶回来给我们当奶奶。”我的天啊,这哪跟哪啊,大良老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突然说起这事情,是听到他的什么风言风语,竟然教孩子说这些他不曾预料到的的事情。大良那个寂寞的心再次回到过去。家里穷困,讨个老婆不容易,他是对老婆真的好!时时处处护着老婆,老婆给他挣气,生养的儿女齐全,是他们家的大功臣。大良的老婆对大良背着自己祸害自己,她感觉那不是空穴来风,无风不起三尺浪,你大良在果园没了前,对我是那么好,现在躲我搞那事,没良心! 大良老婆的攻击,叫大良更伤心的是,他不在的时候,自己住的客厅被儿子出租,自己窝在一间卧室吃喝睡。房租了,房租给我吧!儿子一分钱没给。节骨眼上,征地款下来了,可是不在自己名下,果园在儿子名下,他一分钱拿不到,不知多少次与儿子较量,就是一分钱不给。"不行了打官司"大良把这个想法告诉姐姐、姐夫,"那是你儿,哪有老子告儿子的。"姐夫劝阻了。人怕伤心,树怕剥皮,大良占全了。大良的家,变成风暴中心,大良对果园补偿款不甘心,果园是他一手种下,是他半辈子心血,补偿款为啥没有他一分,以后靠什么傍身。儿子不这样想,果园给我了,我一直操心,不是我想法设法,果园补偿款能有这么多,你们今后不需要我照顾,你要钱,我担心钱走了窟窿眼,竹篮打水一场空。 大良与儿子较量败阵落荒,心情不好,碰见堂弟:"哥,你不要再说了,我那儿子得到果园征地补偿款,我想要几万块钱,孙子工作是亲戚前几年帮忙安排的,答谢一下人家,儿子都不行,还是听你老姐和姐夫的话,再别折腾了。" 大良梦魇开始了,失去的果园,外来人的感情纠葛,风言风语并没有停歇,社会上流传他好多流言蜚语,什么给钱给物,儿子更加不放心他。加利,家人、亲朋、邻里都像无形墙围着他。大良在无望的艳遇传说中沉沦,破罐破摔,性格大变,人设崩塌了,日子暗淡无光,没有了乐趣,感觉他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大良干脆不回家,独自在外面游荡。人们不可思议大良的出走,惊动了全家人,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谁打电话都不接,好长时间杳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几天后,姐姐接到大良电话,"姐,我在西边挺远的地方,给你打个电话,一切都好,不要操心我,散下心就回来。"老婆突然脑溢血瘫痪在床,大良回来了伺候老婆。落花随着一个个泡沫的幻灭,大良坚持一年多,如此疲乏,如此的无助,一米七八精壮的汉子,终于倒下了,那把子力气说没有就没有了,女儿还说他身体好,如果她妈没有了,把他接到大都市,找份工作,又有事情干便不会觉得寂寞。现在,妻子躺在床上,自己病倒,一双废物点心。儿子儿媳女儿听到大良病倒消息,放下所有怨恨,连夜叫了辆车拉到省医院去动手术。医院的治疗没有预想的慢,不到一个月就回到家里。儿子对他说,不要紧的,是胃病,回去挂挂瓶子就会好的。县医院挂了好长时间瓶子,感觉好多了,下地活动,走走亲戚,以为一切好了,以为一切会过去的,不觉一年多,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把死神推到大良的身边。风言风语的外来人怎么来看他,眼看着被人打了,派出所来人调查,没人承认。这一切良无力改变,一口气游走在胸腔,老姐姐在吗?他的手向空中抓了抓,游游荡荡,知我懂我的老姐姐,无论他犯错吹大牛从来不嫌弃他,不说他,看一眼姐姐我也瞑目了。前脚走,后脚就有消息传给老姐姐,说人不行了,大慨在等你。老姐姐想起大良的好,文革时宁肯坐禁闭也替他们受罪,姐姐自己泪眼婆娑。坐着侄儿的车,院门口妹妹在待姐姐,“姐,提着一口气在等你呢!”姐姐拉着大良的手,“你这辈子从来都没低过头,做什么都好,姐姐是知道你的,即使做错了什么,姐是原谅你的,你从来不藏着掖着,姐就喜欢你这点。你放下,姐就放下,没有什么遗憾的。”大良眼泪下来,合上了眼。那天外面忽然下起瓢泼大雨,傍晚西边天空现出炫丽霞光。 大良的坟墓在父母脚下,离他修的庙很近,那座山成为公园,常常有人登山游玩,大良劳作过的的果园是人来人往的小区 。

            文章标题: 都是钱惹的祸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61-0.html
            文章标签:都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