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qaVSR"><hgroup id="qaVSR"></hgroup><col id="qaVSR"></col></abbr>

      <noframes id="qaVSR"><button id="qaVSR"></button>
          <strike id="qaVSR"><optgroup id="qaVSR"><code id="qaVSR"><b id="qaVSR"><samp id="qaVSR"></samp></b></code><i id="qaVSR"></i></optgroup></strike>
          <kbd id="qaVSR"><ruby id="qaVSR"></ruby></kbd><tr id="qaVSR"><nav id="qaVSR"><acronym id="qaVSR"></acronym></nav><acronym id="qaVSR"><kbd id="qaVSR"></kbd></acronym></tr>
          欢迎访问to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作家梦

          时间: 2019-10-16 | 作者:1来 | 来源: to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465次

            和朋友吃饭,一直到很晚。

            我喝的有点高,晕晕乎乎踏上回家的路。

            这是最后一班地铁,车上的乘客稀稀拉拉。

            车厢里的灯很苍白,像梦。城市的夜,在我的头顶之上,我沉默地经过它的心上。

            这是一条长长的人造洞穴,隐没在繁华之下,永远见不到阳光。

            每天下班,我都坐这趟地铁回家。

            这段回家的地铁,是我唯一放松的地方。悲伤的,纠结的,焦灼的,失望的,统统不去想它。我可以安心的小憩,还可以放空自己,任思绪天马行空。

            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有过梦想,也曾经为梦想而努力。

            我从事过很多工作,做过让人羡慕的职位,可是,很多时候我并不开心。

            后来,我喜欢上了码字,我以为找到了归宿,可是文字并不喜欢我,我的文章没有多少人喜欢。

            回家的这段路我走过无数遍,车厢就像我的卧室一样熟悉,灯光依旧惨白,令人昏昏欲睡,我习惯性地闭上眼……

            突然,一股阴森森的冷气向我涌过来,我浑身一个激灵。我很清楚,这绝不是空调的冷气,空调的冷是舒适的,而这种冷,没有一点生气,对,是死亡的气息……

            我惊恐地张大眼睛四下寻望。

            靠着门,是个女孩,她捧着手机,不时洋溢出几分笑意,应该是在聊天,电话的另一端或许是男朋友,也或许是闺蜜。

            她不会有问题。

            我的对面是位大叔,他在鼾声之中张大了嘴。旁边的阿姨,随着地铁左摇右晃,不时关注地看大叔几眼。

            应该是一对中年夫妻,也没问题。

            我扭过头,右边是个胖姑娘,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已经沉睡多时,我隐约看到她额头上有一些细密的汗珠。

            她肉肉的,暖暖的,更不会是她了。我矮下身,努力向后仰,这样她能睡得舒服些!

            我扭过头,转向左侧。

            一股地狱般的冷气扑面而来,没错,就是这个人!

            不,他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不过,他没有恶意,因为我看向他时,他正满脸笑意地向我点头致意。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眼镜,上衣左侧口袋里别着一只钢笔,我猜测他和我是同行。

            自从喜欢上码字之后,为了收集素材,我和很多人聊过天,但是从没和鬼聊过,这是我的遗憾,我决定和他聊聊。

            果不其然,这个鬼跟我一样,也是码字的,它写的书在阴间销路不畅,就像我的文章点击率不高一样。

            他决定改变路线,写一写人间的纪实文章。他想,鬼们远在地下,一定都很想知道地上的事情。于是,他来到人间体验生活。

            当然了,鬼能隐身,但是这个鬼不想那样做,他要体察人间实情,就得实实在在和人打成一片。

            看来,他想了解人的事,就像我渴望了解鬼一样。我准备先测试一下他的智力,于是问道:“鬼老弟,你买票了吗?”

            鬼的脸上一红,一丝羞涩闪过,他很没底气地说:“我也要买票?”

            “当然喽!谁都得买票!”

            “可我不是人!”

            “对,对,你不是人。可是,就算你是包裹,只要占一个人的位置,就得买票!

            “我可以不占位置的!

            “你要下车?”

            鬼朝车厢上一贴,像画一样贴在了上面:“我可以在这儿!”

            我和鬼的谈话,早就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他贴在车厢上的样子,吓到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乘客。我旁边的胖姑娘早就醒了,她吓得使劲往我身上靠。

            鬼怕引起更大的骚乱,于是像电视一样对恐慌的乘客们解释:“大家不必惊慌,我是一个鬼作家,最近准备写一本长篇报告文学,主要在阴间售卖,同时也想在人间销售一部分,到时候,希望各位踊跃购买。另外,购书还可以参加抽奖,头等奖是阴间全球豪华游!

            看得出来,他有幽默感,是个很好的营销员。

            我继续逗他:“好吧,你可以不买票,但是你要付广告费!地铁车厢广告费是很贵的呦!”

            鬼一耸身子,从车厢上跳下来,重新坐回到我身旁,生气地说:“总是钱钱钱,烦死了!比缓,他指了指脚下的一截烟头,问:“它用买票吗?”

            我轻轻一笑:“废话!它买什么票?”

            鬼一缩身,变成了一截烟头。

            我一愣,这个鬼灵精,看我怎么整你。我板起脸,说:“随地扔烟头,罚款一百!”

            那截烟头蠕动了几下,然后,变成一张皱巴巴的钞票,无可奈何地说:“好吧,给你!

            我把他捡起来,装进口袋。

            之后,他很老实,再也没有出来。

            车厢里又恢复了平静。灯光静默地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仿佛人人都很疲惫,闭着眼,随着车身东倒西歪。

            我听着空调发出的‘咝咝’冷气声,一点点迷糊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地铁里已经变得空空荡荡,除了我,一个人也没有了。

            地铁还在朝前走,朝更深的地方开,朝更黑的地方开。

            我马上意识到,这趟车不再循环,它到了终点,要歇息了。现在它要开进地下的车库,至于下一次什么时候开出来,鬼才知道!

            地铁到终点站的时候,我没醒,也没有乘客叫醒我!

            最不应该的是,地铁工作人员应该检查各个车厢,确定没有乘客,才能入库。可是他们省略了这个环节!

            我像困兽一样,立即焦躁起来。

            地铁‘轰隆隆’继续朝前行进,我不知道自己将被拉到了哪里。在我的想象中,它一定离开了地铁的正常运行路线,从岔道驶进了另一个地洞,这个地洞很深,前面没有出路,是一条死路……

            走啊走啊,终于它慢慢停下了。

            窗外像墨汁一样黑。

            有司机下车锁门的声音,但是很遥远。我之所以听得见,是因为这里太静了。

            他下班了,要回家了!

            我陡然想起一个关于地铁的传闻:

            据说,西京市在修建地铁的时候,经常挖出一些尸骨。

            工程进度非;郝,因为在施工过程中,经常遇到意外和麻烦。比如:隧道突然坍塌;比如: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挡住了道路;比如:毫无征兆地人员伤亡……

            有人猜测,可能是修建地铁时,把那些孤魂野鬼惊扰到了,于是就来给施工队捣乱。

            工程负责人早被弄的不胜其烦,没心思考虑世上到底有没有鬼魂,当即请来一位高僧,连续做了三天法事。

            三天之后,高僧告诉负责人,他与这里的魂魄草定了一份协议:保证每天晚上二十三点半以后,将地铁关闭,然后空驶列车一个往返,把被惊扰到的鬼魂送回原地。

            负责人同意了这个协议。

            在这之后,施工一直顺顺当当,再无差错。

            地铁正式运营后,保留了这个习惯,每天晚上二十四点前将地铁关闭。

            到了子时,鬼魂也要休息!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是子时。

            子时,这个黑暗的通道将属于鬼的世界,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灯忽地灭了,四周漆黑一片。接着,空调风扇也停了。

            闷热,窒息。

            我发疯地用拳头砸车厢的玻璃,又用脚狠狠地踹,大叫:“师傅,还有人呢!别走,救我!”

            玻璃很结实,用拳脚根本打不碎。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试过,反正我没打碎,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那个司机似乎已经离开了,四周一片死寂。

            我唯一的指望就是等待这趟地铁开出车库了。我告诫自己,不能暴跳如雷,不能崩溃,不能再拳打脚踢,不能消耗体力,要平静,坐下来,不动,等待转机……

            我摸索着在座位上坐下来。

            我听着黑暗中自己的心跳。

            我不知道头顶多高才是地面,不知道上面是繁华的城区,还是荒凉的郊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听见黑暗中传来一声咳嗽!

            我打了个寒噤,心,一下悬起来!

            是个男人的咳嗽声,就在这个车厢里,听上去很近,寻去,仿佛又很遥远。

            他的咳嗽不是向我提示他的存在,而是那种实在憋不住而咳嗽出来的声音。

            我不敢说话,竖起耳朵。

            过了很长时间,对方又咳嗽了一声,这次竟然就在我的身边!

            可是,为什么我一直听不见他的脚步声?他咳嗽第三声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对面!

            “谁?”我惊恐地问。

            他无声。

            我颤抖着往后退,黑暗包住了他,却藏不住我!

            “这么快就忘了?”他突然说,声音很熟悉。

            “你是……刚才那个鬼作家?”

            “对!其实我是你的粉丝,喜欢你的文章,你一上车,我就认出了你……”说到这里,他突然笑起来,不知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兴奋。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疑惑地看着他。

            “不光是我一个人喜欢你,在阴间,你的粉丝很多,你看他们都来了,正在车厢里坐着呢!

            这时候,在我四周,说话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我伸手一摸,座位上全是人,不对,是鬼!

            “他们都在看你的文章呢!”鬼作家说。

            他话音未落,地铁猛地晃了一下,启动了!空调风扇慢慢转起来,越来越快。车厢里的灯也‘哗啦啦’亮起来……

            灯光照在鬼作家的脸上,他的脸色很白,有些瘆人,可是上面依旧带着友善的笑。

            接着,我看见车厢里满登登的鬼,每个鬼都捧着一个方形的东西,上面发着绿莹莹的光,那光反射到脸上,很恐怖。

            他们正在认真读我的电子书。

            哐当哐当哐当……地铁向前驶去。

            鬼作家指了指那些乘客说:“看到了吧,虽然你的文章在人间不温不火,可是在阴间却大受追捧,以后考虑下,换个方向吧,专门给我们鬼写,写鬼文章,说鬼话……”

            哐当哐当哐当……

            说鬼话,写鬼文章!这个声音久久在我耳边回荡。

            哐当哐当哐当……地铁的速度快起来,像飞一样,在地下的黑暗中穿梭。

          文章标题: 作家梦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63-0.html
          文章标签:作家
          Top